<span id='vzlgt'></span>
    1. <tr id='vzlgt'><strong id='vzlgt'></strong><small id='vzlgt'></small><button id='vzlgt'></button><li id='vzlgt'><noscript id='vzlgt'><big id='vzlgt'></big><dt id='vzlg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zlgt'><table id='vzlgt'><blockquote id='vzlgt'><tbody id='vzlg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zlgt'></u><kbd id='vzlgt'><kbd id='vzlgt'></kbd></kbd>
        <acronym id='vzlgt'><em id='vzlgt'></em><td id='vzlgt'><div id='vzlg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zlgt'><big id='vzlgt'><big id='vzlgt'></big><legend id='vzlg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vzlgt'><strong id='vzlgt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vzlgt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vzlgt'></i>
        <i id='vzlgt'><div id='vzlgt'><ins id='vzlg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dl id='vzlgt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vzlgt'></ins>

          三弟兄分傢的故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8

            從前,有一傢弟兄三個,父母終日勞碌,到瞭年過古稀,掙得十幾頃土地,二、三十條馬牛,頗富資財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年,父親病倒在床,自覺難留人世,把三個兒子叫到床前,下淚囑咐:“沒有百日不缺的明月,沒有百年不散的兄弟。我不求你們永在一起,隻是分傢時,財產平均,不可偏占。另外,分傢不要分心,好好團結種地。”說罷,閉瞭雙眼。

            母親年高體弱,失伴喪悲,不久,也染瞭一病,命歸黃泉。

            老大、老二生性懶惰,遊手好閑,父母在時,多少受些約束,不敢放肆,如今,真如離籠之鳥,脫網之魚,終日閑遊浪蕩,吃喝賭錢。

            隻有老三,年紀雖幼,秉性卻好,忠厚勤勞,每日裡起早睡晚,耕種莊稼。

            花落花飛,雁往燕來,不覺一春又到。佈谷鳥亮開嗓門,催人“佈谷、佈谷,快快佈谷!”

            老三苦於地多力單,忙不過來,時常規勸哥哥下田種地,先時他們還是聽之任之,後來,漸漸生瞭厭惡情緒,不僅不謝三弟的勤勞,反覺絮絮叨叨,是絆腳的石頭,礙眼的沙子,遂起瞭歹心。

            一日,月亮笑瞭,青蛙唱起來瞭,老三摸黑收工回轉,剛進傢門,兩個哥哥就攔住他說:“三弟呀,咱們分傢吧!”

            老大說:“我的年紀大,操心多,又有妻小,十頃地我要六頃,十匹馬我要六匹,十條牛我要六條,十間屋我要六間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二說:“年紀數我第二,我也有瞭妻子,十頃地我要四頃,十匹馬我要四匹,十條牛我要四條,十間屋我要四間……”

            隻分給老三兩間矮屋和門口的一個糞堆。

            老三對於哥哥的貪心也不介意,當夜就搬進瞭矮屋。第二天,便把糞堆翻瞭又翻,整得細如面,松如棉,開溝下瞭谷種。

            幾天後,谷苗頂著露珠,個個探出腦袋。老三一日澆上三遍水,三日拔過一遍草,糞堆慢慢變成瞭一塊翡翠,一陣清風一排浪,老三心裡活像吃瞭蜜。

            老大、老二在田裡下瞭種,便不再過問,隻管閑遊瞎蕩,野草漸漸吃掉瞭莊稼。他們看著老三的谷苗,又怨恨,又嫉妒。怨自傢谷苗不爭氣,恨雜草專長在他地裡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老三出門瞭,他倆趁機動手,把糞堆上的谷苗辟裡叭啦拔個凈。老三回來,看見糞堆上光禿禿,找啊找啊!找到哥哥馬槽裡,馬槽裡還剩下谷桔渣,他心裡全明白瞭,又氣又急又傷心,痛哭瞭一大場。

            哭罷,看著糞堆出神,忽然發現旁邊還有一棵曬蔫的小谷,趕忙揀起來,栽到糞堆上。從此以後,他每日不離傢門,守候侍弄這棵苗。

            苗活瞭,長得非常快,半月功夫已超過瞭屋脊,到秋後谷桿長到盆口粗,象一棵望掉帽子的沖天樹,二丈多長的谷穗子,仿佛是上旬的月牙掛在空中。

            谷子黃瞭,老三搬來梯子,帶上斧子,準備砍谷穗。突然狂風驟起,飛沙走石,一片烏雲飛來,嘯聲震耳。

            少時風停瞭,老三定睛一看,原來是一隻老鷹刁走瞭他的谷穗。他氣憤極瞭,掂著斧子趕去。那鷹刁著谷穗飛飛停停,老三掂著斧子跑跑走走,追呀追呀,也不知道追瞭多少路,追到瞭一座大山邊,老鷹落在山上不動瞭。

            老三舉目觀看,好險的高山啊!白雲在山頭上亂飛,野獸在怪石間吼叫,古樹蔽日,蛇蟒盤柱。為瞭奪回谷穗,老三拼命往山上攀登。手劃破瞭,腳起泡瞭,鮮血染紅瞭山石,汗水濕透瞭衣衫。一抹晚霞就要退去瞭,爬到一座山神廟前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他的身子都要酥瞭,心想,不如進廟去,求宿一宵,天明再上山去。但叩瞭半天廟門,無人應聲。定眼細瞧,廟宇簷牙破敗,門前雜草叢生,一對石門虛掩。他用力推開石門,走入大殿。大殿倒還幹凈,各具姿態的神象羅列一排。他顧不上撣撣身上灰塵,就倒在地下,呼呼地睡去瞭。

            約摸半夜光景,一陣冷風把他吹醒。接著,他聽見門外幾個人說話聲,心中一驚,趕緊起來,藏到神象背後。一群人走進殿內,其中一個唱道:

            “寶貝寶貝好寶貝,

            真實話兒對你提。

            可憐我無田又無地,

            隻有一個大糞堆。

            快快獻出夜明珠!”

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一顆雞旦大的夜明珠出現在地上,把大殿照得通明。老三數瞭數,來瞭人不多不少,正正八個。

            其中一個雙手托著一尊金光閃閃的小佛象說:

            “寶貝寶貝好寶貝,

            真實話兒對你提。

            可憐我無田又無地,

            隻有一個大糞堆,

            快快獻出好酒席。”

            說罷,平地上驀然出現一張紅漆方桌,八個檀木椅子,桌上擺滿瞭美酒佳肴。八個人也不客氣,各自就勢坐下,大吃大喝,直吃得個個爛醉如泥,倒下打起鼾來。老三攝手攝腳走出來。拿上夜明珠,捧起小佛象,顛顛波波下瞭山。

            自此以後,老三不愁吃,不愁穿。光陰荏冉,秋盡冬來,紛紛揚揚的大雪,連下瞭一個多月,地面積雪六、七尺厚。老大的牛馬餓死瞭,老二的土地輸光瞭,大年三十,兩傢都斷瞭柴米,孩子餓得哇哇叫。

            老三看他們可憐,接他們到自己屋裡過年。鄰居燒鍋瞭,香氣飄到老三傢,太陽落山瞭,四周的鞭炮聲辟辟叭叭響起來瞭,老三鍋沒動,飄沒響。

            鄰傢吃飯瞭,老三也說:“到裡屋吃飯吧!”

            老大老二心裡嘀咕:“沒燒鍋,吃什麼飯?走進裡屋,看著滿桌山珍海味,驚的半晌說不出話來,酒席間,連連追問,老三被問不過,如實相告瞭。

            當夜無話,第二天一清早,老大老二都跑到老三傢裡,懇求說:三弟呀!您的心腸好,可憐可憐嫂嫂侄兒吧!大年初一,傢裡燒不起鍋,快借小佛像用用”。老三說,借就借,拿去吧!

            老大老二高高興興地捧回小仁像,念瞭秘訣,但都不靈,又念一遍,還是不靈,念瞭半天,也沒酒席。

            老二說:“秘訣裡說:實在的話兒對你提,我們有田有地而沒有糞堆,說的是假話,不如把田地與老三換瞭再來試試。”老大覺得有理,就與老三商量。老三種慣瞭地光吃不幹也發急,就滿口答應下來。說也怪,田地一換,果然靈瞭。

            吃飽喝足之後,老大說:“我是大哥,佛像我來保管吧!”

            老二說:“是我先想的主意,歸我保管才對!”

            兄弟倆一個抓住佛像頭,一個抓住佛像腳,爭來爭去,一用力,卡拉一聲,佛像折成兩半。弟兄倆看著佛像大吵大鬧。這一回倒是老大拿瞭一個主意,老二才不鬧瞭。

            老大老二仍舊住老三那兩間矮房,要門前那個糞堆。開春瞭,他倆翻整好糞堆,開溝下種。谷苗長到人把高,全部拔掉給老三喂瞭牲口,隻留下一棵小苗苗,重新栽上。

            秋後,谷子果然也長瞭幾丈多長。收獲季節到瞭,弟兄倆扛著梯子,帶上斧子,準備收割。忽然狂風大起,飛沙走石,烏雲遮住頭頂。

            剎時,風停雲散,也是一隻老鷹叨走瞭谷穗。弟兄倆拼命地趕啊,趕啊!趕到一座大山下。鷹落在山頭上瞭,他們也往山上攀。攀到古廟前,進內去休息。

            正想睡下,一陣冷風,令人毛骨悚然,接著進來八個人。他們東聞聞,西聞聞,有個人突然驚叫起來:“不好!有生人氣!”

            接著,八個人四處尋找,把他弟兄兩從神像後面抓瞭出來。八個人怒氣沖天,七嘴八舌地說:去年你們偷走瞭我們的寶貝,今年還想偷,看你偷不偷!說著,輪流上來揪他倆的鼻子,一會兒,兩個人的鼻子揪出六、七尺長。

            那夥人揪的累瞭,坐在一旁打盹,弟兄倆趁此逃出去,連滾帶爬下瞭山。草叢樹枝將鼻子劃破瞭許多血口子,滿身甩的都是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