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ke7t7'></span>

<acronym id='ke7t7'><em id='ke7t7'></em><td id='ke7t7'><div id='ke7t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e7t7'><big id='ke7t7'><big id='ke7t7'></big><legend id='ke7t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dl id='ke7t7'></dl>

    <fieldset id='ke7t7'></fieldset>
    <ins id='ke7t7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ke7t7'><strong id='ke7t7'></strong><small id='ke7t7'></small><button id='ke7t7'></button><li id='ke7t7'><noscript id='ke7t7'><big id='ke7t7'></big><dt id='ke7t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e7t7'><table id='ke7t7'><blockquote id='ke7t7'><tbody id='ke7t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e7t7'></u><kbd id='ke7t7'><kbd id='ke7t7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ke7t7'><strong id='ke7t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ke7t7'><div id='ke7t7'><ins id='ke7t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ke7t7'></i>

          “糧心”良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5

            楊陽大學畢業瞭,要找一傢單位實習。他專業學的是糧食倉儲,正巧本傢三叔就是一傢糧庫的主任,於是他就買瞭點禮品登門拜訪。

            三叔一向喜歡楊陽,聽瞭他的想法後,哪有不答應之理。不過看到禮品,他有點不高興:“陽子,事情我答應,但這東西你得帶回去,我這裡不興這套!”楊陽慌忙說:“三叔,這是我一番心意,也就是點普通糧食制品,不值幾個錢。”

            一聽“糧食”兩個字,三叔的臉就沉瞭下來:“這樣吧,我給你說個故事,是我剛工作那年的事兒,就當給你上班前敲敲警鐘。幹咱們這一行,要有‘糧心’,‘糧心’就是良心。”

            三叔這個故事,說起來有三十多年瞭。那時他剛剛分配到這座糧庫當保管員,負責憑票供應玉米的活兒,就是根據領糧戶的票,把倉庫裡的玉米用糧鬥裝到袋子裡,然後過秤,裝車。

            一天傍晚,附近村的張六來領糧,趕著驢車,要領二百二十斤玉米。三叔和另一個保管員一起裝包、過秤,一切都很順利。就在他們把袋子系好口,往驢車上裝的時候,三叔一不留神,把糧袋撞破個口子,頓時玉米粒撒瞭一地!

            那時候,庫房門口隻點著一盞油燈,地面還是沙土地,掃都掃不起來!那年月糧食金貴,二百二十斤玉米就是張六一傢好幾個月的口糧,並且糧庫有嚴格規定:對內要顆粒歸倉,對外不能缺少一兩,若有違反就是犯瞭嚴重錯誤!

            張六和三叔他們趕緊趴下來用手攏,攏完瞭還要一顆一顆挑揀。這油燈快燒完瞭,另一個保管員就喊張六去辦公室找主任領蠟燭。兩個人一走,就剩三叔瞭,三叔這個急啊!為啥?他今晚跟媒人約瞭相親,眼看月亮都出來瞭,誤瞭終身大事可怎麼辦啊。一著急,他就想瞭個點子,找來把鐵鍬將混著玉米粒的沙土都鏟起來,一溜煙地都鏟到不遠處的垃圾坑裡,然後又鏟瞭些土蓋上。他心說,不就幾斤玉米嗎?不至於費這麼多工夫。三叔傢比較富裕,所以根本沒把那點玉米當回事。

            張六和保管員回來後,三叔就說他自己都撿完瞭。兩人點蠟燭一看,地上確實幹凈瞭,張六就趕車回傢瞭。三叔相親也順利,不久就娶瞭三嬸。萬萬想不到的是,來年春天,幾十株玉米從垃圾坑拔地而起。糧庫主任發現後大為惱火:是誰浪費糧食把玉米扔到坑裡的?三叔主動承認是自己。於是,他的檔案裡被記大過一次,影響瞭他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楊陽聽完不由問三叔為什麼會主動承認,三叔苦笑著說:“你三嬸正是張六的鄰居,後來我才從她那知道,張六一傢六口,四個孩子,這幾斤玉米對他該有多重要!我後悔啊,那幾十棵玉米就是我一生的恥辱。而且,還有一個原因讓我覺得,我主動承認是對的……”這時,三嬸出來張羅吃飯,話頭就打斷瞭。

            這個事三叔沒再提,楊陽第二天上瞭班,一忙起來也就顧不上問瞭。

            這天,有個姓宋的老板來買六十噸玉米,三叔安排楊陽和另一個年紀大點的保管員一起過秤。秤是那種二百斤的磅秤,有裝卸工把印有糧庫字樣的麻袋裝滿,然後放到磅秤上過一下,每袋要正好二百斤,多退少補,這叫標準包。楊陽和老保管員其實挺清閑的,就是看看秤桿的高低,不用親自動手。

            楊陽看瞭一會兒,覺得這活兒沒多大意思,沒必要兩個人都盯著磅秤,又看見裝卸師傅們汗流浹背的,就給他們打開水去瞭。等他打水回來,一抬頭,不由愣住瞭。他發現磅秤上的秤砣被移動瞭,不再是二百斤,而是一百九十七斤。楊陽慌忙喊老保管員:“這磅秤不對瞭,每袋標準包少瞭三斤,這樣會虧買主的。”老保管員卻說:“我知道,這是買主宋老板自己要求的。”這是怎麼回事?楊陽正在納悶,隻見宋老板笑呵呵地過來瞭:“謝謝你的好意,是這麼回事,你們糧庫的麻袋嘛,有點舊,我怕裝多瞭就撐破瞭。反正結賬的時候按一袋一百九十七斤算,我就不會虧瞭。”

            糧庫的麻袋有點舊?楊陽清楚記得,這些麻袋是三叔前天剛買回來的,上面的紅標還是自己親手打上去的。這時,三叔過來,問明原委,對宋老板說:“既然是標準袋,那就要裝足二百斤,這個不容商量。”宋老板一聽,沒來由地勃然大怒:“我跟你們糧食局長是親戚,我讓他給你打電話!”三叔微微一笑:“這倒不用,我現在正要去局裡開會,讓他當面跟我說。”

            三叔坐車去瞭局裡,糧庫門前的裝卸工們都停瞭手,要等他回來再說。宋老板看看倉庫門口裝瞭一半的卡車,朝老保管員走過去,說瞭幾句什麼,然後兩人一起朝楊陽走過來。老保管員對楊陽說:“聽說你是應屆畢業生,要想分配到糧食系統,得糧食局長點頭才行。咱們讓宋老板先裝糧食,以後他會跟局長說你工作的事。”楊陽連連搖頭:“三叔還沒回來,我們不好做主。”宋老板著急地說:“我這些玉米要賣給山村的養殖戶!不瞞兩位,這幾天養殖戶的奶牛都快斷糧瞭,稍一耽擱就會有大損失。你們賣一斤糧食收一斤的錢,既沒有虧國傢,也沒有虧買主,幹嗎不賣?”

            楊陽聽宋老板這麼說,就猶豫瞭。既然是錢貨兩清,也出不瞭什麼大事,他就微微點瞭點頭。宋老板大喜,立刻招呼裝卸工們趕緊裝糧!

            就這樣,四卡車玉米賣瞭出去。等三叔回來,車都開走一個多小時瞭。他立馬喊來楊陽和老保管員,批評道:“局長那裡我問過瞭,宋老板是他親戚不假,他根本不同意這麼做。”然後對楊陽說:“找輛拖拉機,裝上一千八百斤玉米,跟我上山村。糧款從我的工資裡扣!”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叔侄兩人開著拖拉機上路瞭。路上,三叔才給他講清原委:宋老板每袋玉米少裝三斤,雖然沒坑國傢,坑的卻是養殖戶。因為養殖戶們一看是糧庫的麻袋,就會認為糧庫不會作假,便不再復秤瞭。“糧庫在建國初期就有瞭,公平購銷多少年,在老百姓心目中有分量。如今我就是自己花錢補糧,也要維護糧庫的信譽!”三叔說。

            到瞭山村,三叔先找到村委,一打聽,果然昨天宋老板在這裡賣瞭四車玉米。三叔就用大喇叭廣播,讓昨天買瞭宋老板玉米的村民,帶上原麻袋來村委領糧,說因為糧庫的疏忽,每個二百斤標準包少瞭三斤。

            不多時,村民們就拿著麻袋來瞭。楊陽和三叔一起分玉米,一共六十噸玉米,六百條麻袋,每條發三斤,正好一千八百斤——楊陽有點感慨,沒有一個人拿著麻袋來冒領的。三叔說:“這叫以心換心,你講良心,別人就同樣用良心對你。”

            糧食發完,三叔帶著楊陽就要走,一位老者走過來,非拉著他倆到傢裡吃飯。三叔推托不過,隻好帶楊陽去瞭。飯是農傢飯,但老者熱情非常:“主任,您以後隻要到瞭這兒,就要到我張六傢裡來。當年那檔子事,我會感激您一輩子啊。”

            張六?楊陽忽然想起三叔講的那件事來。可三叔當年不是少瞭張六好幾斤玉米嗎,怎麼現在倒謝恩瞭?三叔看出他的疑惑,微笑著說:“知道我為什麼主動承認嗎?因為我承認瞭就等於告訴大傢,垃圾坑裡的玉米是張六傢的,別人不能動!後來,這幾十株玉米足足打瞭三十斤糧食啊!對於當年張六一傢,可是雪中送炭!”

            這時張六說:“人心都是肉長的,不瞞二位,我們每年收瞭糧食,賣給糧販子從來是不過篩的,也不晾曬,價錢低一點點都不行。可是賣給糧庫,我們不但要多次過篩,還要晾曬到不起蟲的程度,以便你們長期保存啊。”

            剎那間,楊陽明白瞭三叔的那句話:“糧心”就是良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