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'ufg9u'></dl>

    2. <tr id='ufg9u'><strong id='ufg9u'></strong><small id='ufg9u'></small><button id='ufg9u'></button><li id='ufg9u'><noscript id='ufg9u'><big id='ufg9u'></big><dt id='ufg9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fg9u'><table id='ufg9u'><blockquote id='ufg9u'><tbody id='ufg9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fg9u'></u><kbd id='ufg9u'><kbd id='ufg9u'></kbd></kbd>

    3. <i id='ufg9u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ufg9u'></fieldset>
      <ins id='ufg9u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ufg9u'><strong id='ufg9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ufg9u'></span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ufg9u'><em id='ufg9u'></em><td id='ufg9u'><div id='ufg9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fg9u'><big id='ufg9u'><big id='ufg9u'></big><legend id='ufg9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ufg9u'><div id='ufg9u'><ins id='ufg9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知州兩請禦筆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

            光緒二十七年秋,慈禧太後終於結束瞭流亡生涯。擇瞭一個黃道吉日,她便率領庚子西狩的王公大臣輾轉返京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消息傳開後,各個州縣大都忙活瞭起來。可是,河北趙州卻是個例外。知州孫傳栻仍像沒事人一樣,似乎沒把接駕的事放在心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見孫知州如此不上心,州裡的大小官吏都萬分著急,紛紛勸他早做準備。可孫知州卻反過來安慰大傢,說他自有分寸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天,一個當差的門子上氣不接下氣地通報:知州大人,來瞭……差官朝咱府衙來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聽瞭這話,孫知州整整衣冠,偕同同僚們來到府前大街上。不多時,當街駛來一隊快馬,為首差官勒韁停馬後,孫知州立即湊上去相扶:老友,一路可好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差官名叫吳永,專門負責打前站、督促地方官員迎駕等事宜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說來,孫知州與吳永是故交,因而,孫知州才敢撇開官場套話,以老友相稱。豈料,下馬後,吳永登時拉下臉來:哼!你要認我這個老友,就不會這樣沒有道理。如今,兩宮回鑾可能經過的地方,都在全力以赴恭迎聖駕,你趙州卻沒一點兒動靜,怎麼解釋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吃瞭一通搶白,孫知州卻不急不惱,仍客氣地把吳永迎進瞭府裡。命人看茶後,孫知州說:趙州一帶接連不斷地鬧天災,百姓挺苦的,我不忍折騰百姓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純粹借口,說起天災,洛陽比趙州大多瞭,去年黃河泛濫,今夏又遇大旱,可洛陽府還是籌備瞭百萬銀錢……怠慢瞭太後,是要掉腦袋的。別的不多說,你最起碼要鋪平官道、弄個像樣的行宮!吳永將慈禧返京途中所遇的接待一五一十講瞭出來。他這樣做,不僅僅是出於對老友的保護,更是為瞭交差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既然這樣,那我無話可說。孫知州嚴肅起來,不過,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。如肯答應,你隻管回太後說我趙州已能妥當接駕,我保證讓你臉上有光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幾天,吳永一天比一天發愁,因為趙州還是沒有多大變化,到瞭第四天,慈禧在柏鄉縣城駐蹕後,吳永再一次來到趙州府衙。哪料,孫知州正在大堂裡跟同僚們說笑,吳永按捺不住心頭怒火,斥道:孫傳栻,你膽大包天,欺君罔上,明天聖駕要到趙州駐蹕,你卻毫不作為,到時,你觸怒天威,十個人頭都不夠砍!孫知州淡定地說:約定好的事,豈會更改?放心,行宮已經搭建完畢,我們這會兒正要去沙河店商議鋪墊官道的事,老友既然來瞭,不妨屈駕同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孫知州話音剛落,趙州府門外一陣喧囂。吳永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,忙出瞭大堂去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府前大街上不知何時停放瞭幾十輛車,每輛車上都捆綁瞭兩頭肥豬。吳永這才松瞭口氣,這孫傳栻到底心中還是知曉該怎麼做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說話間,孫知州已率眾到瞭沙河店。沙河店的首富靳老富傢被選作接駕行宮,外面富麗堂皇,裡面也被裝扮一新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孫知州巡視瞭一會兒,靳老富開口瞭:大人,草民已按您的指派,讓人口口相傳通知瞭本鄉百姓,各村丁壯隨時待命,何時動工修路,隻需您發話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孫知州道:一事不煩二主,有勞你再給父老們帶個話,明天黎明時分,各帶器具,齊聚在此,五百人往南鋪平柏鄉縣界,其餘人眾一律向北鋪去,明天正午鋪至趙州府,天黑前於欒城接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吳永站在一旁細聽,皺眉細想:百姓不是士兵,隻口頭傳話,不下死命令,他們會自告奮勇來修路?吳永粗略計算過,這條官道,一天修完至少需要三千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孫知州並沒有在意吳永的表情,而是吩咐殺豬。吳永心知孫知州殺豬是為瞭款待慈禧,便沒再說什麼。怕中途有變,當夜,吳永就在靳宅打尖休息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吳永要返回柏鄉向慈禧請鑾,剛上官道,就看見前面黑壓壓地擠滿瞭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吳永看呆瞭,不知孫知州用瞭什麼法子,一夜之間竟召集瞭這麼多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時,北面忽然傳來幾聲驢馬嘶鳴,吳永撥馬靠邊,發現來瞭十來輛大車,每個車上都裝有一個大甕,一個大缸,一個蒸籠,大甕裡是香噴噴的熟豬肉,大缸裡是熱騰騰的小米湯,蒸籠裡是金燦燦的窩窩頭。車來之後,百姓們有序地分批前來領食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愣瞭片刻,吳永急忙回追孫知州:昨日見到殺豬,我當是你招待兩宮,而你卻犒賞瞭民夫,豬肉讓民夫吃瞭,太後與皇上怎麼辦?難道餓肚皮不成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孫知州道:我預備瞭上百頭豬,反正太後皇上也吃不完,讓百姓們吃點兒下等豬肉也不行嗎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吳永想狠狠數落孫知州,可又無話可說,隻得咬牙作罷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當日,孫知州早早帶著屬下在邊界處跪接聖駕。申正時分,旌旗招展、浩浩蕩蕩的回鑾人馬抵達趙州。稍作停蹕後,由孫知州和吳永前導,向沙河店靳老富傢走去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靳傢大宅裡,慈禧安頓停當,略微休整,到瞭晚膳時間。望著滿桌子的飯菜,慈禧、光緒以及各位王公重宰都是滿口生津,因為孫知州安排瞭一道沙河店名吃——紅燜豬肘。慈禧連吃三口才放下瞭筷子,滿意地誇贊:此肘色澤金紅,軟爛鮮香,肥而不膩,瘦而不柴,堪稱人間美味。